中小支付機構求生記:靠現金貸、博彩、套現活命,代扣費最高達1%!

发布日期:2019-08-06 15:48

“線上靠現金貸、博彩,線下靠套現才能活。”有從業者這樣形容小型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現狀。
從最近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被罰的詳情中,同樣可以窺探出以上現狀。
今年5月,匯潮支付因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照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被合計罰款人民幣630萬元。
據了解,除了匯潮支付外,不少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機構都出現為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支付服務的情況,這其中的不明客戶,多數便是涉及現金貸、貸款超市或博彩等業務的客戶。
此外,今年5月暢捷支付、百付寶、豐付三家支付機構因違反清算管理規定、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有關規定,根據《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簡稱《辦法》)第四十三條第七項的規定,被央行營管部分別罰款人民幣3萬元、9萬元、3萬元。
以上《辦法》第四十三條第七項規定具體指:其他危及支付機構穩健運行、損害客戶合法權益或危害支付服務市場的違法違規行為。
業內人士解釋,所謂“危害支付服務市場”,多是因為接入了違規商戶,而這些違規商戶,不排除博彩、炒幣、外匯等非法交易平台。

2018年開始,央行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越來越緊張。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支付清算發展報告(2019)》初步統計,2018年共有十餘份第三方支付行業監管文件發布,開出百餘張罰單,累計罰額接近上一年的7倍。
進入2019年,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金融相關政府部門打出一系列反洗錢政策“組合拳”,重點便是瞄向第三方支付機構。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曾表示,洗錢過程必然涉及到資金的轉移和支付,所以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均處於反洗錢的一線陣地。針對洗錢工作,世界各國均建立了嚴密的監控體系和操作規程,我國第三方支付機構也已納入反洗錢統一監管框架之中,反洗錢是支付機構合規經營的紅線。
為什麼在監管層嚴厲打擊下,依舊有第三方支付機構頻踩紅線?

對接現金貸、博彩商戶,費率最高1%
“風險越大的商戶,收費越高。”一位第三方支付企業工作人員歐洋(化名)告訴新流財經,第三方支付市場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競爭激烈,接入網聯後,成本攀升,利潤下降,中小型機構為了生存,不得不對接超利貸、彩票類商戶。
另一位第三方支付從業者透露,為超利貸、博彩類商戶做代扣,費率通常在千分之6左右,通道緊張的時候,費率能到1%,甚至更高;而一般消費金融公司對接第三方支付機構,代扣費率通常在千分之2或者千分之3。
不過,第三方支付市場收費標准通常也不固定,多按照階梯式收費,量越大,費率越低。
歐洋向新流財經舉例,如果為一家月放款20億的現金貸做代扣,按照千分之6的費率來算,第三方支付機構一個月可以收入1200萬左右,但是接入網聯後,支付通道成本越來越高,“現在網聯的協議支付費率平均成本接近千分之2,一般收費都在千分之2.5以上了,再扣除其他成本,真正利潤在500萬左右。 ”歐洋感慨,一些將系統放在緬甸、越南的境外博彩平台,一天流水上億元也不是新鮮事。
因此,相比於一次被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金額來說,很多第三方支付機構依舊願意鋌而走險,對接一些高危商戶來獲得高利潤。
除了線上力求通過對接特別的商戶來達到差異化競爭,在線下POS機和聚合碼領域,第三方支付機構同樣面臨激烈的戰爭。
多年來,線下POS機似乎已經淪為信用卡套現工具的代名詞,也一直是監管重點整治對象。
至於聚合支付,歐洋坦言,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目前都面臨著銀行這一龐大玩家的激烈競爭。
隨著移動支付崛起,支付平台、支付場景邁向多元化發展,聚合支付得以迅速發展。
目前,聚合支付市場主要有三類玩家。第一類是付唄、錢方好近等從事外包服務的聚合支付服務商;第二類是銀聯商務、通聯等傳統持牌支付機構;第三類是如興業銀行“銀e付”、建設銀行“龍e付“等銀行玩家。
但由於對支付通道的依賴,以及監管層對聚合支付服務商不可以參與商戶資金結算等規定,中小聚合支付服務商的角色,似乎只是第三方支付代理商的角色。

聯合為商戶開發分期支付功能是一種出路
在多方壓力之下,近來,第三方支付牌照買賣市場也遇冷。
去年還在朋友圈叫賣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中介告訴新流財經,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資源出手。
日前,證券日報還報導,深圳市七分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獲得央行批復同意收購銀信聯100%股份,將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而其收購價格則在“2500萬元左右”。
第三方支付牌照從巔峰時期8-9億元,縮水至如今的2500萬元,業內多位人士認為,京東、萬達、小米、美團、唯品會、滴滴等最需要互聯網支付與移動支付、收單業務、預付卡等業務的主流互聯網企業以及大型集團機構,早在前幾年已紛紛入局完成第三方支付的佈局。第三方支付市場早已進入精細化運營的業務比拼階段。
不少從業者感慨,隨著監管趨嚴,第三方支付機構對接博彩、超利貸等商戶,以及線下套現等灰色套利空間會越來越小。一方面是合規成本增加,另一方面是套利空間減少,如此一來便加速了支付行業洗牌。
日前,易觀發布的《中國第三方支付綜合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9年第1季度》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第1季度中國非金融支付機構綜合支付業務的總體交易規模近60萬億,達589575.1億元人民幣,環比升高0.97%。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央行累計註銷支付牌照名單增加到33家,最新的支付牌照數量為238張。
儘管支付寶、微信瓜分了第三方支付市場九成的份額,但剩下的玩家依舊機遇重重。只是在多方壓力下,剩下的玩家必須經歷變革的陣痛,才能在的第三方支付浪潮中找到屬於自身的一席之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