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至科技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 模式引”涉賭”引發投資者擔憂

发布日期:2019-08-06 15:39
中至科技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 模式引"涉賭"引發投資者擔憂
進入2019年,棋牌遊戲公司加速赴港上市。
4月16日,禪遊科技(02660.HK)在香港上市。7月4日,家鄉互動(03798.HK)登陸港交所。
近日,心動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心動網絡”)和中至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至科技”)也先後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
加上更早上市的博雅互動(00434.HK)和聯眾(06899.HK),棋牌遊戲公司已經成為一個讓投資者不容忽視的板塊。
《投資者攻略》研究發現,與聯眾、禪遊科技、家鄉互動等公司同時運營多個省市的地方棋牌遊戲不同,中至科技地域性更強,主要深耕江西市場,遊戲受眾以江西人為主。按照招股書的說法,中至科技“已通過100多種差異化的本地麻將及撲克玩法,覆蓋了江西省11個地級市和100個縣級行政區中的61個。”
私人遊戲房卡成盈利法寶
“業務下沉一個省,就能做成一家上市公司?”看到中至科技的招股書,許多人表示懷疑。
事實上,包括中至科技在內的大多數棋牌遊戲公司這幾年都在悶聲發財。這些公司擁有一個共同的賺錢法寶,或者說是盈利模式——私人遊戲房卡。
所謂私人遊戲房卡,通俗點說,就是把小區棋牌室搬到線上。這些“線上棋牌室”能否持續運營的關鍵,在於如何吸引玩家並讓付費玩家留存,而各種地方棋牌遊戲則推動了私人遊戲房卡模式的發展。
為什麼這樣說呢?
首先,地方棋牌遊戲的受眾精準、用戶粘性強。以中至科技為例,招股書顯示,《上饒麻將》、《南昌滿江》、《九江麻將》是中至科技目前最為賺錢的三款遊戲。僅《上饒麻將》一款遊戲,在2018年就為中至科技貢獻了4294萬元的流水。
而從這三款遊戲的名字上,也能看出這是典型的江西玩法,專供江西人娛樂消遣,一般來說,絕大多數非江西籍人士是不會去玩這幾款遊戲的。
其次,地方棋牌遊戲的盈利能力強。由於受眾精準,用戶粘性強,所以除了前期地推外,後期都不需要太大的推廣投入。
財務數據顯示,中至科技近三年的銷售及營銷開支分別為1599萬元、2159萬元和2822萬元,在同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分別為47.6%、22.9%和22.8%。再扣除每年幾百萬元的研發投入和幾百萬元的行政開支,中至科技近三年的毛利率高達89.8%、91.1%和91.7%。
但與消消樂、打農藥等遊戲只能滿足用戶心靈上的空虛不同,基於地方棋牌遊戲運營的私人遊戲房卡由於涉及賭博,這種商業模式在為中至科技帶來巨額財富的同時,也引發了不少社會問題。
私人遊戲房卡引發社會問題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7月初公佈的一份《林超開設賭場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林超於2017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以群主身份組建“贛1**、贛2**”等微信群,召集70多人在微信群裡利用“中至麻將APP”打上饒麻將進行賭博。林超一審被判決為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萬元及被扣繳非法所得。
而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另一份判決書中,楊華、馮國平(系夫妻關係)於2018年1月和至2018年5月期間在“中至九江麻將網絡遊戲APP”中註冊的“華夏娛樂”、“華夏九江麻將”兩個親友圈,參賭人數分別為350餘人和100餘人,楊華、馮國平從中非法牟利94969.3元,二人行為構成開設賭場罪。
在招股書中,中至科技並沒有隱瞞林超、楊華馮國平夫婦這種聚眾賭博的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中至科技甚至表示,“公司的收益主要由銷售遊戲內私人遊戲房卡或虛擬幣產生”。中至科技還坦承,“倘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可能在商業上不再成功,我們的業務、財務狀況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投資者攻略》研究發現,營業收入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的公司還不止中至科技一家。家鄉互動的招股書顯示,該公司近兩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6億元和4.4億元,同期私人遊戲房卡收入在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分別為43%和48%。
不過,被中至科技、家鄉互動等公司普遍運營的私人遊戲房卡商業模式能否持續,目前來看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由於涉嫌賭博,從去年開始,基於私人遊戲房卡模式運營的各類手游軟件逐漸被監管部門打擊取締。據多家媒體報導,在浙江省2018年組織開展的違法違規網絡遊戲專項整治行動中,浙江劍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開發運營的“龍港麻將”手游軟件率先被取締,抓獲涉案人員57人,成為全國首例“遊戲房卡”案件。
而對於收入高度依賴私人遊戲房卡模式的中至科技,如何應對這一模式可能遭到的監管因素引起的變動,則成了公司能否持續增長的關鍵問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