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億條借貸用戶數據在地下瘋狂交易,被清洗數百次

发布日期:2019-07-26 20:32
數億條借貸用戶數據在地下瘋狂交易,被清洗數百次
最近,地下超利貸的數據買賣市場極度瘋狂。
許多超利貸用戶的借貸數據,在系統商、流量代理、甲方、黑客、短信渠道商之間反复流動。
後者拿到數據之後,就會給這些用戶發短信,或者打電話營銷。
這些數據量之大,超乎人們想像。
“現在一家系統商在地下流通的數據就上億,整個地下市場至少有數億條數據在流通。”多位業內人士均證實了這一說法。
這些數據的清洗速度驚人,很多數據甚至被清洗了幾百次,用戶正在加速“壞死”。
一位流量代理通過買數據導流,“月入200萬”。
反復清洗的數億條數據,正在成為地下超利貸的黑色土壤和肥沃養料……
01 瘋狂的料
華燈初上,各家超利貸平台的員工,基本忙完一天的放款指標,開始進入休息狀態。
而各大超利貸交流群開始騷動起來:
“群主出一手實時,隔夜,週,歷史,跑AS可選地區和運營商。價格美麗!”
為了吸引買家,有些廣告直接拿出數據說話:
“支持實時半價測試,接通率70/80%,添加率10/20%。”“下款30%,回款95%。”
數億條借貸用戶數據在地下瘋狂交易,被清洗數百次
賣家們瘋狂叫賣的所謂的“料”,到底是什麼?
它們都是底層人群的超利貸借貸數據,維度包括這些人的姓名、身份證、銀行卡、借款金額等隱私。
這些料主要用來做什麼?獲客。
在今年“3·15”晚會曝光714高炮之後,很多頭部貸超不敢再給超利貸導流,新的流量和用戶無法再進來。
行業想到的自救辦法,就是買賣借貸用戶的數據,再來獲客。
借超利貸的老哥們共債情況非常嚴重,一位老哥同時藉30到50家平台,是常有的事。
所以,一旦知道某位老哥借了超利貸,馬上給他發短信或者打電話,讓他來自己平台借款,是一個非常有效的獲客方式。
通常來說,越鮮活的料,轉化率越高。
按照效果好壞排序的話,實時的料比隔夜的好,隔夜的比一周的好。而一個月之前的料,基本就失效了。
“一些平台的實時數據,轉化率可以達到5%以上,隔夜的可能是3%,周放款數據可能只有1%。”一家超利貸平台的負責人孫允夏透露。
超利貸用戶的生命週期極短,有可能在短短數週內,一個用戶就徹底“壞死”了。
料的價格,根據其好壞,有很大差距,從8分到8元不等。
但通常情況下,流落在這些社群、被公開叫賣的數據,都不是好料。有很多是以次充好的假數據或假料,料商中有很多騙子,專門“黑吃黑”。
“一手的料,都是朋友之間自行消化,市場上的料很多都是被洗過很多手的殘料。”孫允夏直言不諱,稱自己從朋友的超利貸平台直接買料,“已經拿了十幾萬條數據了”。
現在,他的平台每個月放款上千萬,“一個月能賺300萬左右”。
其實,直接買料的甲方並不多,大部分時候,都是流量代理在“批發”。
流量代理張彥森透露,自己也是買料獲客,然後再導給各個超利貸平台。
這麼操作,流量的轉化率更高,因為一個老哥進來,可能不止借一個平台,甚至不止借十幾個平台。
況且,被A平台拒絕的用戶,可能在B平台就能過,老哥們的價值可以被榨取殆盡。
這樣的批發方式,讓變現效果翻倍。
張彥森稱,自己一般買的料都是2-4元一條,每月購買20-50萬條,“花個幾十到一百多萬,一個月就能賺到200萬元”。
目前,有多少超利貸的料在市場上流通?
多位業內人士坦言,至少有數億條數據,甚至更多。
當然,這些數據會有重複,因為一個老哥會同時藉很多平台,每借一次,就會產生一條數據。
“我了解到,有家頭部貸超在高炮市場上流通的交易數據,已經達到了上億級別。”孫允夏就曾看到人公開叫賣這個數據包。
數億條數據在地下市場瘋狂滾動,被不斷清洗,一些數據甚至被洗了幾百手,直接洗成殘渣。
而老哥們甚至他們身邊的聯繫人,都在遭遇瘋狂的短信轟炸。
數億條借貸用戶數據在地下瘋狂交易,被清洗數百次
02 玩家集結
目前,超利貸市場的料商,主要分為五類。
第一類是超利貸系統商。
某系統商銷售人員稱,他們只賣姓名、電話、身份證號三要素,“每條6元,每天提供幾千條實時放款數據”。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系統商是一個“料子集中池”。
因為很多系統都是雲端部署,各個平台上的借款數據,都會匯總到系統商這裡。
此外,就算是獨立部署在本地電腦上的系統,“很多系統商也會留後門,監控他們的數據”,業內人士陸易安稱。
去年11月,最大的系統商有脈金控被警方調查,也是因為數據問題。
因此,在今年,系統商賣料都非常保守。
“都是偷偷指派一個小弟在外面賣,而且賣的時候只給你電話號碼,姓名和身份證都不提供。”陸易安稱。
因為短信營銷,只要有電話號碼就夠了。
第二類是貸超機構。
它們會將自己沒有轉化的用戶,再次賣出去,以此削減獲客成本。
第三類是超利貸平台。
行業通常認為,一個客戶的生命週期是4期,也就是說,一個用戶在一個平台上复貸4次左右,可能就不再藉了。
所以一些平台在給用戶放3期款後,就把這些數據直接賣了,讓別的平台去接盤。
第四類是黑客。
這類玩家是最新加入的,他們盯上了這片黑暗江湖,開始尋找漏洞滲透。
他們入侵各個超利貸平台,拖走數據庫裡最鮮活的、剛剛放款的用戶數據,並在市場上拋售。
“我們已入侵了幾十家平台,拖出幾百萬數據來賣了,而且可以反复賣。”一位黑客透露。
第五類玩家,通常大家都想不到,就是短信渠道商。
“沒有誰手上的數據比短信渠道上的更多,各個平台湧過來的數據,都會在這裡匯總。”陸易安稱。
他曾經在一個短信渠道商那裡買過數據。“對方把各個平台過來的數據去重,還進行了分類,告訴我被洗過20次的,就是差用戶,才洗過1次的,就是好用戶,兩者價格差了10倍。”
陸易安估算,這家短信渠道商大概有上億條數據,去重後,還有數百萬位用戶的數據。
這群賣料者,賺的都是快錢。
幫系統商賣料的一位小弟透露:“一個月賣了上千萬條數據,一條4元,就是4000多。”
多位行業內人士稱,目前,市場上的超利貸賣料商已超過上萬人。
甚至有很多數據是多維度出售。
數億條借貸用戶數據在地下瘋狂交易,被清洗數百次
因為毫無技術含量,他們覺得自己比超利貸平台放貸更賺錢。
“超利貸市場波動性很大,還要風控,還要擔心逾期。我們就是送水的,無論市場好壞,都是淨賺。”該小弟稱。
03 交易謹慎
國家網絡安全法規定,交易50條以上的用戶隱私數據,即可獲刑。
因此,數據買賣雙方都在“提著腦袋”做交易,極為謹慎。
在社群裡,他們從來不提“數據”一詞,全部用“料”代替。
交易時,如果提到“數據”,對方會要求馬上撤回,甚至終止交易。
料商小P透露,他最常用的交易方式,就是郵箱和百度雲盤。
首先,將數據上傳至郵箱草稿,但不發送。然後,將賬號和密碼發給買料者。
“我怕被查,在申請郵箱的時候,還會改一下IP地址。”小P稱。
此後,買料者可以登錄郵箱,從草稿箱下載數據。
而另外一些買料者的手段,更加高明。
他們直接在短信運營商那裡開一個賬號,然後將賬號與密碼分享給料商。
“付款後,我會直接將電話號碼導入運營商賬號,然後發送短信。”料商周彥稱,買料者根本碰不到數據。
這樣操作,買料者可控性低,所以數據更便宜。
“我手上也有三要素,可以賣出更好的價格,但現在風險高,要謹慎。”周彥表示。
當然,也有人更相信線下交易的安全性。
陸易安介紹,一些料商會將數據資料導入硬盤,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因為超利貸市場的料子交易如此瘋狂,行業的清洗速度極快。
“以前,一個用戶的生命週期可以達到3個月,現在基本3週就死了。”陸易安稱,如果一個新用戶開始借款,兩三天之內,就會有幾十條營銷短信發過來。
用戶的生命週期縮短之後,行業的生命週期也在縮短。
“最近3個月,整個行業已經經歷了兩次逾期潮,也就是說,行業一個半月就是一個週期。”陸易安稱。
市場過於瘋狂之後,就不再是誰都可以來撈金的了。
在過去的兩個行業周期中,絕大部分的超利貸平台並不賺錢,它們才是被收割的一方。
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甲方。洗完一批甲方,又有一批新的甲方站了起來。
底層用戶的數據,在地下市場肆無忌憚地流動。
這些料子,變成了超利貸這個瘋狂市場的養料和土壤。
只是,這些用戶正在加速死亡。當他們被榨取殆盡,連最後一滴血都被吸乾之後,這個行業,是否還會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