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賭黑吃黑的對決

发布日期:2019-07-30 20:16

網賭之惡與惡的對抗
說起互聯網,有人說這就是現代版的江湖,有人在明面上做正規生意,也有人在暗地裡做黑色產業。
明的在上面,黑的在下面,明的宏觀龐大,黑的深不可測。
無非是你明你可以誇張炫耀,我黑我悶聲發財,誰也不比誰差。
直到信息發達的今天,關於互聯網黑產的內幕依然鮮有人知。
說到互聯網黑產,首先大家要明白,黑產圈其實是有兩個極端——一種想做大生意,重視信譽希望細水長流;另一種則是撈上一票就走,往往會肆無忌憚地黑吃黑。
以”博彩”網站為例,一種是大莊家開的,有相關產業鍊和國外牌照,技術充足,人員穩定;另一種則是懂一定互聯網技術的人開發的,純空殼網站,玩的就是一錘子買賣。而網賭的發展還得從國內正規的官彩說起,也就是當年網上代購國彩的口子沒有關閉談起。
國彩網購之路的發展與斷滅
網賭之惡與惡的對抗
當年在國彩代購口子沒有關閉的時候,很多網站都設有代購彩票服務,其中不乏我們所熟知的互聯網巨頭,如:百度、阿里、騰訊等大家。
不過隨著網購彩票人數的增多,資金的增大,後來的國彩互聯網之路就走偏了——大家發現,彩票服務開啟後很多人來網上買彩票,一些彩票網站每天的流水多達幾千萬。如果正規來做,國彩銷售7%的利潤提成和流水額度明顯是不對等的。於是某些”聰明的”彩票網開始截留玩家的投注金,自己當莊家吃票,小獎給你兌了,大獎嘛能有幾個?如果真的遇到幾千萬的大獎,平台跑路再開一個唄。
這樣一來,網購彩票業就開始亂了起來,再加上一些小型彩票網為了吸引更多的用戶前來購彩,都會推出優惠活動,如綁定手機號送一注彩票,給刷手們創造了機會。彩票嘛,本質上是窮人的智商稅,現在莊家留下了漏洞,大把的刷手規模化的手動或自動註冊ID,綁定手機號,給莊家上了智商課,也導致了國彩互聯網之路的混亂。後來,隨著國家網購彩票法律的實施,國彩的互聯網之路也就徹底斷絕。
黑彩平台遍地開花,對刷流”玩家”粉墨登場
國彩網購之路隨著國家法律法規的一錘定音徹底斷絕,但莊家們是實打實的看到了網賭的魅力和高額盈利,隨之而來境外黑彩平台就如雨後春筍般在國內遍地開花,這也就有了戒賭吧1400多萬的賭狗,其中更不乏輸幾百萬、上千萬的人。
面對這網賭毒瘤的繁榮發展,黑產中有人就打起了黑莊的主意,於是又冒出了一批專門利用博彩平台對賭來做無損套利的人群。這批人就只靠著網賭平台送的彩金,大號和小號對賭,左手轉右手,然後提現進行快速盈利。
雖然有實力的黑莊平台也會有風控部門,但是面對大量真假難辨的小號,平台也只能在賠付超出盈利的時候,啟動凍結措施。而那些執行力好,又不貪心的刷手們多是黑吃黑賺一波,擼個幾萬塊就跑路。
但博彩業終究是黑產,更多的還是山寨平台,這批人懂一些互聯網技術,自己花幾千塊錢搭建一個平台,你敢進來玩,我直接就把你提現的賺錢夢給滅了。
平台下注改單,想怎麼贏就怎麼贏
在博彩黑產這塊深不見底的泥沼裡,大平台也好小平台也好,網站安全都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網賭之惡與惡的對抗
在”博彩”業發展的火爆的初期,很多網站的互聯網安全做的都很差,甚至沒有專門的安全維護人員。筆者記得在2017年的夏天,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他發現了某小型”博彩”平台的漏洞,運用技術可以在開獎後改單,讓自己百分百中獎。
在當晚,朋友在該平台充值了100元,通過改單贏了100多萬,然後提現。結果直到第二天錢依然不能到賬,朋友登錄網站發現自己的賬號已被凍結。找客服理論,客服說他虛假下注,朋友一怒之下攻擊了平台,當天該網站就直接關閉了。
後來,聽說還有人在博彩黑產中專門做改單這一塊,但據我了解,大多都是忽悠小白的騙局,管殺不管埋的那種,讓小白們看著平台裡虛擬數據的增長但錢缺永遠不出來。
收壞賬專業戶或直接挾持”博彩”網站,強收”保護費”
“博彩”平台不給錢?提現不給出款?賬號異常無法登錄?您的賬號已被凍結?
不怕,你把你被黑掉的賬號賣給我,這錢俺幫你拿回來!
聽起來是不是很神奇,很魔幻?但我明確告訴你,在網賭黑產中真的有這樣一批人的存在,而這批人大多都是實力很強的黑客。
他們通過各種途徑分析壞賬要回的可能,覺得可行性高的就低價回收這些賬號,並獲取賬號所有人的信息,然後通過技術手段,如:攻擊”博彩”平台,讓新會員無法註冊或老會員無法提現等技術手段,實現要挾”博彩”平台把錢給要回或者直接通過技術手段強收”保護費”。當然,互聯網上打著”收壞賬”名義行騙的人也不少,讓人真假難辨。
撞賬號,破解玩家密碼,讓錢乾坤大挪移
了解博彩黑產的朋友都知道,隨著”博彩”業在國內的繁榮發展,很多博彩平台在互聯網安全上已經做到了很強的防護,甚至不比國內某些互聯網知名巨頭的入侵難度低。
而以前針對博彩平台黑吃黑的方法已經難以實現,於是有人就把目光放到了玩家的身上——撞號、破解密碼這一騷操作也就由然而生。
何為撞號?
撞號是指黑客並不知道玩家的賬號是多少,也不知道他設置的密碼是多少,但他們通過高配置的電腦運用軟件技術,自動生成賬號組合和密碼組合破解進行嘗試,從而實現破譯博彩平台玩家的賬號和密碼的可能。
在破譯出玩家的賬號和密碼後,更改玩家的取款銀行卡,把賬號裡的錢提現到更改的銀行卡里。
玩家們聽完這一操作是不是感覺特別騷,特別魔幻?但我告訴你們,這一騷操作是真實存在並且發生過的。
大家都知道,博彩業因為本身的不合法性質,無法像阿里、騰訊等大家一樣有著完整的實名認證體系,他們的實名認證更多的是通過姓名+銀行卡號進行實名匹配,這裡就留下了黑產的操作空間。
倒賣身份資料,資金歸集釣魚
倒賣身份資料,是黑產中最常見的業務,也是黑產市場上需求最大的業務。其中關於身份資料最有價值的,是身份六件套。所謂身份六件套,是指身份證原件+身份證本人手持+身份證本人手持視頻+身份證對應手機卡+身份證對應銀行卡+網銀U盾。
而關於身份資料最精彩的黑吃黑手段,莫過於利用資金歸集釣魚。博彩平台雖然服務器在國外,但賺的終究是國內的錢,如何繞過銀行的監管則成了至關重要的一環。目前地下錢莊和內保外貸模式都被嚴厲打擊,最流行的洗錢方式,莫過於利用大量自然人身份綁定,然後利用二維碼來收款。如:支付寶、微信或網銀,而這種小額分散的方式可以很大程度上繞過監管。
賣身份資料六件套的黑產非常清楚這些資料的用途,有時候,他們會在這些資料上做手腳,如資金歸集業務。當這張卡里有資金進入,錢會自動轉移到指定卡。即使不用資金歸集,所有資料都在黑產販子有有備份,想辦理掛失凍結非常簡單,最終結果無非是博彩網站們好不容易騙來的賭資,在錢到賬後又轉入了賣身份資料的黑產的賬戶,為他人做了嫁衣。
而這些就是互聯網時代下博彩黑產的江湖,你搞黑,我就黑吃黑,反正大家都無法通過法律手段進行申述,無非是你吃別人的一口,我啃你一口而已。就像年前一個在東南亞小國做黑彩的朋友說的,在國外辛辛苦苦做網賭賺了一些,結果回國後創業又被騙子騙走了,到頭來無非是黑與黑的較量而已。
所以請廣大的玩家與黑產從業者醒醒吧,當你真的一頭扎進其中,你會發現當初那明眸皓齒的你已是漸行漸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