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CC直播平台被爆涉賭

发布日期:2019-07-30 19:23

繼有鬥魚直播間被爆借《夢幻西遊》進行賭博之後,記者日前在網易旗下的CC直播平台上也發現,有直播間利用網絡遊戲開設賭局。其中,有主播賬號在CC直播上兩次被封後,又更換賬號,使用新直播間重新開設賭局。
 
有分析師表示,直播間遊戲涉賭行為具有隱蔽性與多樣性,“說白了就是啥都能賭”,遊戲內任何玩法都有可能被不法之徒開發為賭局規則。此外,兌現也是通過第三方平台。因此,在監管層面存在較大難度。
 
CC直播有直播間涉賭
 
7月13日,曾在鬥魚平台開設“小寶圖吃雞”的某主播在其朋友圈更新內容稱,“被封了,來CC直播吃雞包車”。
 
隨後,記者來到網易CC直播平台。在“夢幻西遊直播專區”,記者發現與鬥魚直播類似,在該板塊中也存在遊戲主播利用“藏寶圖”開設賭局的現象。
 
“這麼早就來一個"蛋"”,某熱度靠前的《夢幻西遊》直播間,主播在使用寶圖獲得一件道具後突然冒出一句話,讓人雲裏霧裏。
 
在通過該主播的好友驗證後,記者才明白上述話語的含義。原來,根據該主播發送來的“玩法規則”說明顯示,“藏寶圖玩法”每次需玩家購買20張藏寶圖,每張藏寶圖主播收20元,一局20張圖就是400元,而且可以增加倍率。
 
同時,主播則對“藏寶圖”產出的物品進行明碼標價“回收”,比如道具“吸血必殺·獸決”666元,“法爆魔心·魔訣”300元,“垃圾獸決”120元等。寶物對應的總價值低,返還玩家的錢就少;反之,寶物對應總價值高,玩家得到返款就多。
 
上述說法的“蛋”便是價值50元以上的物品。按照玩法約定,根據開出“蛋”的數量,玩家將獲得相對應的“彩蛋”獎勵,其中如果出了3個“蛋”將獲得188元的獎勵,4個“蛋”為308元,5個“蛋”為520元等等。
 
一人買20張寶圖的“包車局”,從招募人員到挖掘藏寶圖,再到結算賬款,大約耗費15分鍾。記者用40元進行了嚐試,結果15分鍾下來分文不剩。早先曾有爆料人向記者透露,用“小寶圖玩法”搞坐莊,主播容易賺,“畢竟小寶圖出好東西概率很低”。
 
發現其他賭博形式
 
記者調查發現,在CC直播平台上還存在一種名為“高圖補貼”的玩法。
 
在某直播間,主播的遊戲界面的對話框顯示著“價格25元一張,疼愛隊長”的字樣。此外,直播間的右上角圖片中,還標記著“高圖補貼,5張起挖”等內容。
 
“還有人玩高圖嗎?加主播微信,25元一張,現在××是隊長,就差個副駕駛了。”該主播招募玩家時表示,“我沒指望這個"吃雞能賺錢",我就純粹為了賣寶圖。”
 
不過,該說法似乎“站不住腳”。據了解,《夢幻西遊》中一張“高級寶圖”的價值35元,兩玩家各出25元合買一張”高級寶圖”。屆時,“高級寶圖”產出的物品將會按照遊戲價格折現給玩家。主播表示,“必須湊夠兩人才能開車”,也就是說,同一張“高級寶圖”會被兩人同時購買,產出的物品會被平分成兩份。
 
按照上述做法,每張寶圖的實際價格為50元,按照5張寶圖起步為標準,每次“開車”,主播便會獲得75元的提成。此外,有玩家表示,由於《夢幻西遊》遊戲中道具變現相對容易,所以主播“折現”給玩家的錢,最後可以通過將道具賣給網遊玩家來補貼。
 
據觀察,組局、開局以及結算一套流程下來,大約耗費了15分鍾。記者用125元參與了一局,最後僅剩17元。
 
有主播被封禁2次仍在直播
 
記者隨後幾日觀察發現,上述遊戲直播間都曾被官方封禁。
 
“(直播間)被封了”,曾開設“高寶圖補貼”的遊戲主播在聊天群通知稱,直播間被封禁了一天,並表示以後直播期間,不會再說“吃雞”、“紅包”一類的詞語。“大家以後也別誘惑我說返錢。”該主播表示。
 
不過,該主播在封禁期滿後,仍開設“高級寶圖補貼局”。主播還對以往的敏感詞語進行了規避。以往的“包車”改為“開汽車”,而“紅包”、“吃雞”則變成了“吃蛋糕”。平台上其他主播不少也面臨類似情況。“直播間違規暫時被封,下午開車挖圖走起,直播間到時通知”,7月19日,一主播在其朋友圈發文。值得注意的是,在4個小時之後,該主播又在朋友圈更新了動態,內容為“房間191×××,包車搞起來”。
 
記者發現,該主播在更換直播間後,做法也變得更加謹慎。更換直播間後,以往直播顯示的主播聯係方式已被隱藏。“沒有群的,沒有群的”,在記者詢問是否有類似的群可以加入時,該主播回答道。不過,記者發現上述主播開設的“寶圖玩法”局並未停止,其朋友圈仍在不時更新賭局的收獲,而其直播間仍在固定時段開播,隻不過入口更加隱蔽,參與者更多的是以往的“老顧客”。
 
值得注意的是,7月25日,該主播被平台第二次封禁後,又重新開設了新的直播間進行直播。針對該現象,記者以消費者身份撥打了CC直播電話客服。客服表示,網易CC每個賬號都要求實名製,但是不排除有人冒用他人賬號開播。另一客服人員則表示,不是很清楚具體情況,也沒有相關權限去確認這個事,“如果還有疑問可以到客服專區反饋”。
 
觀點涉賭流程被拆分平台監管難度大
 
今年6月份,合肥警方曾抓獲了78人組成的賭博犯罪團夥。據警方介紹,該團夥以遊戲為載體,利用遊戲內的“打怪獸”“合成裝備”“猜坐標”等遊戲環節進行網絡賭博,使用直播軟件招攬賭客下注,賭資通過網絡第三方平台進行轉賬,涉案賭資高達1.28億元。
 
為何網絡賭博現象屢禁不絕呢?易觀分析師廖旭華分析稱,直播間涉賭行為具有多樣性,“說白了就是啥都能賭”,遊戲內任何玩法都有可能被不法之徒開發為賭局規則。此外,直播間涉賭行為都是用戶自發行為,兌現也是通過第三方平台,“當前法規製度下,平台隻要不參與、不抽水、不提供反向兌換,就隻有監管義務。”
 
北京路盛律師事務所律師蔣南頔律師表示,“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能從被動治理到主動預防,但對於監管力度還需要各方權衡。”她表示,可以考慮順應直播平台自身的特點,抓取直播間賭博的表現特征,通過可行的技術手段提高自主監控和排查的能力,重點提高監管的有效性;另一方面,加大懲治力度,樹立法律權威,提高違法犯罪的成本,讓違法者無利可圖。
 
廣東合邦律師事務所肖錦陽律師表示,直播平台需要承擔審核和管理的義務。根據《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要求,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積極落實企業主體責任,建立健全各項管理製度,配備與服務規模相適應的專業人員,具備即時阻斷互聯網直播的技術能力。
 
YY直播方面告訴記者,“YY由於是秀場為主,出現賭博情況較少”。不過,YY直播也有相關規定,主播在開啟玩法工具時,不得以Q幣、Y幣、現金紅包、禮物、主播後台傭金、現實財物(如手機、電腦等)等可能取得或兌換成市場流通貨幣的物品作為最終遊戲結果的獎勵物品。如發現主播出現誘導或宣揚賭博行為,出現組織或參與賭博行為,平台將會對存在該類行為的主播進行相對應處罰。
 
有業內人士分析,直播間涉賭的監管難點就在於其“隱蔽性”,主播以遊戲玩法作為開獎機製,直播間作為媒介,通過各種社交平台產生聯係,最後以微信或者支付寶作為支付手段,涉及多個環節與平台,以上每個環節單獨存在時,都不會產生相對應的法律風險。“在辨別直播間是否涉賭時,還要求管理人員對遊戲有著深刻的了解,不然一般聽不懂其中的"黑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