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賭場女員工談在華被捕事件:事後我們被當作舊紙巾扔掉

发布日期:2019-07-29 23:30

2016年,澳大利亞最大的博彩公司皇冠度假村(Crown Resorts)在中國以身試法,導致雇員蔣珍妮(Jenny Jiang,音譯)被捕,她在監獄裏與毒販、盜竊犯和妓女一起待了四周時間。她表示,這段經曆將伴隨她一生。
 
住在上海的蔣女士現留有犯罪記錄,這在中國可是一個“大問題”。
 
她是小帕克皇冠度假村首位對此案開腔的員工,她談到了自己和同事在2016年10月所經曆的遭遇。

她聲稱,自2010年在中國大陸各地設立辦事處後,皇冠開始向員工提供巨額獎勵,鼓勵他們違反中國法律,而隨著當局布下天羅地網,他們卻慘遭公司拋棄。
 
她有關獎勵措施的說法得到了中國法庭文件的支持,文件中描述了皇冠的銷售人員如何“獲得各自的收入”,即當豪賭客花上數十億元賭博達到“評估目標”時,他們將獲得“傭金”。

她的爆料之所以意義重大,還因為人們對皇冠持有博彩牌照的適宜性提出了新的質疑,也對這家博彩公司的治理實踐打上了問號。
 
蔣女士及其18名同事於2016年10月13日和14日被捕。他們被拘留,然後被判違反中國大陸禁止賭博及其宣傳的法律,這包括吸引大批豪賭客前往海外賭場。
 
她也認為,皇冠承諾其博彩業務將給澳大利亞政府帶來巨額收入,這導致數百名中國公民的簽證迅速獲批—在皇冠的擔保下。而賭客單程前往墨爾本或珀斯的賭場,他們承諾可賭博幾十萬甚至數百萬元。她還說,澳大利亞駐華領事館幫助皇冠獲得了快速簽證,一些申請未經審查即被批準。
 
內政部一位發言人表示,所有簽證申請都經過了評估。“我們在中國的辦事處非常清楚這些風險……他們會對申請進行相應的審查和處理,我部沒有發現為皇冠開綠燈。”
 
蔣女士表示,當員工被逮捕時,他們就像被皇冠當成“扔進垃圾桶的舊餐巾”。
 
“錢比員工更重要,”她說。
 
她拒絕了皇冠的6萬元封口費。
 
與此同時,另一項爆料稱,皇冠度假村與得到國際有組織犯罪集團支持的旅遊運營商合作,其中包括一個黑社會控製的販毒集團。
 
皇冠度假村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無法就具體指控置評,不過他們否認有任何違反中國法律的行為,也沒有在中國被控犯罪。皇冠還“駁斥任何有關該公司故意讓員工麵臨在中國被拘留風險的說法”。
 
Maurice Blackburn律師事務所對皇冠提起集體訴訟,此前皇冠集團股價因員工被捕而暴跌。皇冠為這一指控進行了辯護,稱公司知道或應該知道這些風險。
 
在談到與中介運營商和個人的關係時,皇冠在聲明中表示,“皇冠不對其與特定個人或企業的業務運營發表評論”。但公司有一個全麵的“反洗錢和反恐融資計劃”,該計劃受到澳大利亞交易報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的監管。
 
皇冠賭場最大股東小帕克(James Packer)的律師表示,小帕克“堅決”稱,他“不……了解”公司在中國的行為,這些行為導致員工遭到起訴。
 
自2012年以來,他已經不是公司的高管。2015年8月,他辭去了皇冠度假村董事長一職,同年12月辭去董事之職。根據律師的函件,他在皇冠公司扮演的是一個“被動的角色”。
 
小帕克在員工被捕時發表聲明稱,他“深切關注”工人的福祉。
 
但蔣女士指控皇冠不僅無視中國法律,還無視中國員工的福祉,因為高級經理向銷售人員提供巨額獎金,以吸引中國豪賭客到皇冠的澳大利亞賭場賭博。
 
多位內部消息人士表示,最豪的VIP賭客被提供幫助,以確保移民澳大利亞、子女在澳上學、以及在墨爾本和悉尼進行房地產投資。
 
她表示,這種非法行為是皇冠集團中國業務的核心,她在2011年至2017年期間協助管理該業務。
 
蔣回憶道:“高層管理人員不斷督促每一位銷售人員去見更多的客戶,獲得更多的業務。”
 
而表現不好的員工將被解雇,最終,當中國執法部門抓住他們時,他們被拘留、起訴並定罪。
 
蔣表示,盡管中國警方可能正在“逼近”,但皇冠仍指示其中國銷售人員繼續推廣賭博活動,但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麼做,並在警方突擊搜查時拒絕提供協助。
 
多名消息人士也證實,在被捕之前,皇冠告訴其中國員工向當局謊稱自己不是在皇冠中國公司工作,而是在其他地方工作。
 
皇冠一直堅稱,公司與澳大利亞官員密切合作,以努力讓員工獲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