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遊戲獲得版號難上加難

发布日期:2019-07-18 00:26
對於遊戲企業來說,版號是一個繞不開的問題。2018年3月國內網絡遊戲版號暫停審批,到2018年12月,遊戲版號雖然恢複審批,但每月過審遊戲數量較此前明顯減少,而棋牌類遊戲幾乎從過審名單中銷聲匿跡。
棋牌遊戲難獲得版號“去年年底遊戲版號審批已經恢復了,但是現在審核肯定沒有以前那麼快,也不是不發,就是審批起來非常不容易。”某上市遊戲公司董秘告訴證券時報記者。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近日公布的信息顯示,今年6月份共有22款遊戲獲得版號,相對於申請版號的龐大遊戲存量來說,這批版號顯得“杯水車薪”。而不出意料的是,這22款過審遊戲里依舊沒有棋牌遊戲的身影。
自從2018年12月遊戲版號恢複審批以來,市場一直傳聞,棋牌類遊戲版號尚處於凍結審批狀態。
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據記者統計,從2018年12月遊戲版號恢複審批到2019年6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共在官網公布了801款遊戲過審的消息,其中僅2018年12月有一款麻將類遊戲獲得版號,2019年以來未見棋牌類遊戲過審。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4月公布的國產網絡遊戲審批信息中,出現了多款棋類遊戲,但基本都是五子棋、象棋、飛行棋等純粹棋類遊戲,並非麻將、撲克等棋牌遊戲。
最近真正意義上過審的棋牌類遊戲是2018年12月的“波克大眾麻將遊戲軟件V1.0”,該產品由上海波克城市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開發,也是版號審核恢復以來唯一過審的棋牌類遊戲。在該遊戲產品上線後,波克城市甚至將“唯一一款通過版號審核的棋牌遊戲軟件”當成了宣傳亮點。
實際上,在2018年3月之前,棋牌類遊戲一直是國產網絡遊戲審批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以2018年1月為例,當月共有715款遊戲獲得版號,在過審名單中就有智游德州撲克、星運德州撲克等5款撲克類遊戲;而麻將類遊戲更是超過200款,占所有過審遊戲的比例超過四分之一。
2018年2月,共有484款遊戲通過審核,其中麻將類遊戲達113款,佔比近四分之一;撲克牌類遊戲則有超過40款,其中僅“鬥地主”類遊戲就有29款之多,可見當時棋牌類遊戲之火爆。
在遊戲版號申請順利時,市場上曾存在不少從事遊戲版號代理申報的企業,但目前這類企業大多不再從事這類業務。
北京一家代理機構工作人員周青就對記者表示,現在即便申報,版號也很難下來。“現在新遊戲上線如果沒有版號,要麼去收購一家有版號的公司,要麼就支付一定費用獲得相同品類遊戲的版號授權。”周青表示。
影響逐漸凸顯
在以往運營中,一些地方棋牌公司曾出現過未取得版號而運營遊戲的情況。家鄉互動就在招股書中透露,公司旗下品牌“科樂遊戲”名下三款遊戲並未獲得版號,公司主動終止了這三款遊戲的運營,因此並沒有被主管部門處罰。
從整體情況來看,目前地方棋牌遊戲受到版號審批因素的影響尚不明顯。這一方面是由於棋牌遊戲用戶的特性所致,另一方面是因為在2018年3月遊戲版號暫停審批之前,許多地方棋牌遊戲企業獲得版號並上線了大量遊戲。
目前,家鄉互動已經向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提交了8項申請,但在2018年3月之後,並未取得新遊戲的任何審批。不過家鄉互動表示,根據未來兩年的市場狀況,公司估計獲得前置審批的登記,可以涵蓋公司將推出的遊戲產品。
另外,根據2016年發布的《關於移動遊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現行規定》,已經批准出版的移動遊戲的升級作品及新資料片(指故事情節、任務內容、地圖形態等發生明顯改變,且以附加名稱,或在遊戲名稱後用數字表明版本的變化)視為新作品,須按照該通知規定,依其所屬類別重新履行相應審批手續。
而家鄉互動認為,公司推出的眾多遊戲版本僅涉及對現有遊戲規則的細微變更,並未涉及該通知所提及的“新資料片”,因此公司無需在推出有關遊戲版本前取得進一步審批。
中至科技在招股書中並未明確提及版號將如何影響公司業務,但對於棋牌遊戲領域潛藏的風險,中至科技還是進行了提前準備。
中至科技表示,公司擬選擇收購併投資於合適的目標公司,以補充或提升公司現有業務模式。在選擇收購目標時,公司將會考慮包括許可證及證書登記、已發展遊戲類型、地域覆蓋範圍及活躍玩家數量和類型等多項因素。
相對於地方棋牌遊戲公司的“輕描淡寫”,部分全國性棋牌遊戲企業已經明顯感受到了市場的寒意。
2018年,博雅互動營業收入約4.53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38%;博雅互動表示,收入下降的重要原因是“市場傳聞政府將出台《棋牌類網絡遊戲管理辦法》,下架德州撲克類遊戲”,這導致部分平台對其相關產品進行了下架處理。
2019年第一季度,博雅互動營業收入為8020萬元,較上年同期大幅減少50%。另外,博雅互動的付費玩家數量、用戶總數、月活躍用戶等均出現了明顯下滑。
另一家老牌棋牌遊戲企業聯眾2018年收入為3.43億元,同比減少9%,其中遊戲收入為2.67億元,同比下滑14%。聯眾在年報中表示,2018年是公司最具挑戰性的時期,公司業務的重要部分,國內棋牌遊戲業務遭遇超乎預期的重大行業監管阻力。
由於運營模式差異,地方棋牌遊戲目前受到的衝擊和影響要明顯小於全國性棋牌遊戲企業,但長期來看,地方棋牌遊戲企業如果沒有規模化基礎和多元化能力,將很難走出規範化和增長的矛盾困境,尤其是一些中小廠商。
易觀千帆研究報告認為,憑藉區別於其他遊戲產品的用戶、內容及運營模式,即便監管環境趨嚴,移動棋牌遊戲在用戶規模上仍保持着極強的穩定性,但在當前監管及市場環境下,移動棋牌遊戲已經基本達到市場天花板,可挖掘的增長空間不大。
伽馬數據總經理、創始合伙人滕華表示,雖然產品結構單一、創新能力不足,但是棋牌遊戲企業具備非常強的深耕運營能力,如果能把這種能力不斷轉換到其他優質健康的產品上,棋牌遊戲企業未來也能具備自身獨有的核心競爭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