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烈之後再瘋狂,4家棋牌遊戲公司扎堆赴港上市

发布日期:2019-07-25 21:19
棋牌遊戲又一次迎來了高光時刻。
今年4月份,棋牌遊戲開發商禪游科技在港交所正式掛牌上市。7月4日,家鄉互動也在港交所上市,當天開盤價較發行價上漲了63%。7月3日,江西地方性棋牌遊戲公司中至科技在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目前在港交所排隊等待上市的還有微屏軟件(Microbeam International )。
為什麼在今年棋牌遊戲公司集體選擇赴港上市。有遊戲行媒猜測是棋牌遊戲公司在前途渺茫的情況下,只有上市才能吊著一口氣;也有從業者認為,或許是上游的棋牌遊戲公司嗅到了政策明朗化的信號。
然而,這些推測較為偏頗。
我們諮詢了在棋牌遊戲公司上市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德恆律師事務所,王劍鋒律師表示,之所以會出現這個現象,其根本原因是:目前內地A股市場,對遊戲行業企業審批收緊,香港證券資本市場或成為內地遊戲企業通過資本市場謀求發展的另一個重要路徑。
比如,禪游早在2015年便向新三板遞交掛牌申請書,2017年浙商證券對其進行過為期三個月的IPO上市輔導。禪游極大可能是衝擊A股不成,選擇了搭建VIE架構在港股上市。
一家港股IPO棋牌遊戲公司的高管劉牧(化名)則向我們解釋了“集中”上市的原因,他表示,“上市需要3年的財務報表,包括我們在內的幾家公司幾乎都是2016年開始加速發展的。到今年,也應該是一個豐收上市的季節。”
公開數據也有力地支撐了劉牧的觀點,並且“房卡模式”在其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家鄉互動2014年做了一款吉林本地麻將遊戲,但到了2016年才算加速——開發了70多款地方性棋牌將業務擴展至全國十餘省份。招股書也表示,2017年3月引入“房卡模式”後,實現了註冊用戶數的激增且突破5000萬。現在房卡模式為家鄉互動貢獻了主要收入來源。
中至科技早年運營網頁遊戲為主,2016年才正式開展地方性麻將和撲克等手機遊戲的運營。截至2018年年底,手機遊戲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70.1%。手游的主要盈利模式依然是“房卡”。
微屏軟件也和2016年房卡模式的崛起密不可分。2016年的微屏的收入主要來自於虛擬代幣(佔總營收99.1%),房卡僅佔0.9%。而到了2018年底,虛擬代幣大幅縮水,房卡佔比躍升至73.9%,來自房卡的營收暴漲了73倍。
於是,大家都湊到了一起。
上市之後會換賽道嗎?
棋牌遊戲公司上市之後的下一步會怎麼走,也是大家關心的問題。
外界媒體認為,開拓其他遊戲領域,提升品牌價值,進行轉型,這是棋牌遊戲公司唯一的路,沒有第二種方法可選。
劉牧否認這點說法,他表示上市之後並不會換賽道,能夠把棋牌遊戲吃透就很難得了。
雖然一些業外人士認為地方性棋牌是競爭門檻低的行業,甚至很多巨頭本身也僅僅是佔了先發優勢而已。實際情況卻是棋牌遊戲市場沒有那麼簡單,巨頭想吃透一片市場也不容易。
中至科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中至科技是江西省的地方性棋牌遊戲巨頭,但它也僅佔領了本地25.3%的市場份額。另外一家江西企業拿走了17.2%的份額,3家總部位於北京的公司拿走了29%的份額,還有剩餘28.5%的份額在其餘公司的手裡。
對於這些棋牌遊戲公司來說,如何拿下更多的市場份額才是他們首要考慮的問題。換條跑道並不明智。
閑徠互娛也一直被傳在“轉型”,但它所做的遊戲聯運、廣告變現都是在棋牌遊戲的基礎上進行深化和延展,本質上還是以棋牌遊戲為主營業務。只有電商算是“新”的,利用它在地方性棋牌的推廣模式所嘗試的賽道。
而另外一家遊戲公司的動作似乎也佐證了棋牌遊戲公司不會“轉型”。6月份,《列王的紛爭》開發商智明星通發布公告表示,擬通過全資子公司認購家鄉互動股份超2260萬港幣。它給出的理由是這次的投資有助於公司開拓業務、優化公司戰略布局、增強公司盈利能力,進一步提高公司綜合競爭力。簡而言之,就是看中的就是家鄉互動的“棋牌”營收能力。
王劍鋒律師告訴我們,棋牌遊戲上市之後會不會轉型取決於公司的戰略,但是通常還是繼續其從事主營業務。
同時劉牧也強調,創始人短時間內不會退出,客觀條件也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主板上市,管理層最近三年不變。”
上市的付出與得到
上市並不是不得不或者是只能去做。並不是每一家棋牌遊戲公司都會選擇上市。據棋牌市場的份額來看,目前年利潤上億的頭部公司里只有不到8%選擇了上市。
上市本身就是一件大手筆的事情。僅是上市前期的準備——合規成本、中介機構聘用成本、境外上市架構搭建成本,就需要超3000萬的成本支出。3000萬相當於三線城市的一棟樓,相當於公司一個季度以上利潤。
付出了這些依然有概率失敗,未必成功上市。再加上前後一年時間的準備和時間成本支出。
當然如果上市成功的話,棋牌遊戲公司至少能獲得超7倍PE的增值。
棋牌遊戲公司上市是鯉魚躍龍門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至少家鄉互動已經得到了一份滿意的答案。
棋牌遊戲市場還會慘嗎?
提起棋牌遊戲市場,大家的記憶可能只有“瘋狂”和“慘烈”這兩個很極端的詞。
2016年,閑徠互娛20億天價收購案是棋牌遊戲行業最瘋狂時刻的見證。隨後全國遍地地方性棋牌遊戲公司崛起,形成了百花爭鳴的情況。
但是僅僅在半年之後,棋牌遊戲市場只有壞消息。
網信辦僅在2017年1月份就收到超過4萬起賭博類的舉報,廣電總局開始向已獲得版號的棋牌遊戲公司重審。關於棋牌遊戲嚴管的消息不斷發酵。其中最受關注的是聯眾事件和騰訊事件。
2018年4月聯眾棋牌涉嫌利用平台開設賭場,時任副總裁為首的36人被捕。
2018年9月騰訊全線下架房卡模式——《騰訊歡樂麻將》、《貴州麻將》、《歡樂鬥地主》等各類棋牌小程序和App均下架“好友房”模式;《天天德州》關閉組局模式,隨後遊戲停運。
在市場對棋牌遊戲的看法最消極的時候,還有遊戲行媒還寫下了一篇題為《連騰訊也不能倖免,百億棋牌遊戲市場成過去式!》的文章。
但實際上呢?棋牌遊戲從來沒有消失過,一直是在沉默中貪婪。
據我們了解的信息來看,目前年利潤上億的頭部公司至少有50家,大公司可以維持在千萬級,10人左右的小團隊可盈利200萬。雖然相較於2017年遍地是黃金的年代來說,這些利潤已經讓從業者感覺是在賺“辛苦錢”了。
結語
至於棋牌遊戲是否合規的問題。
劉牧笑言,“有問題上不了市。”
王劍鋒律師則表示,一個地方企業的上市,很大程度上將有利於帶動地方經濟、地方品牌、地方綜合競爭力,因此地方政府往往都支持、鼓勵並推動企業上市,這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具體而言,成功上市後的企業也能夠為當地經濟的發展帶來諸多的好處,從而協助當地政府能夠完成地方經濟發展目標,因此企業與政府之間將形成一種互相促進的機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