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生死劫:封堵博彩、色情等通道,斬殺最後一頭現金奶牛

发布日期:2019-07-23 23:12

在過去,大部分支付公司都會給黑灰產提供支付服務,其中包括賭博、色情等行業。
而這部分收入,成為支付公司收入的重要來源。
“通常來說,這部分收入佔支付公司總收入的30%左右,在一些小支付平台,甚至能占到60%。”一家支付公司的高層透露。
就在3月,監管“85號文”突降,劍指支付黑灰產業務。
“支付行業最後一頭現金奶牛被斬殺。”多位支付行業的從業者表示,他們的利潤全面收縮,甚至難以為繼。
而新的利益集團正在形成,他們通過新的技術,正在創造一個全新的支付模式,並要“收割支付行業,開創全新時代”。
支付的萬億江湖,再次面臨洗牌重組
1.支付江湖
3月底,監管發布“85號文”。一石激起千層浪,支付行業無人安眠。
業內將“85號文”稱為“261號文”的升級版。
多位業內人士感慨,監管細則越來越明確,“從賬戶到轉賬、緊急支付等各個方面,都提出了更進一步合規的要求。”但這些都不是最要命的地方。
“85號文最核心的地方,是監管可以檢查支付機構的賬目細節,凍結賬戶,阻斷支付業務等。”業內人士何鄴表示。
而這些,都劍指支付行業給黑灰產提供的服務。在過去,支付機構給黑灰產提供的業務,主要包含兩方面:
一方面是提供個人套現等渠道;另一方面是給互聯網博彩、賭博、色情、虛擬幣等黑灰領域,提供支付通道。
“在行業內,大夥兒對支付給黑灰產提供服務,都是心照不宣的,這也是支付公司重要的利潤來源。”一家支付公司的高層蘇燁透露。
比如,為博彩業提供便利。
在東南亞從事博彩業的陳超透露,目前中國人在全球開的博彩平台,“大概有上萬家”。
這些平台,每天都有大量的入金和出金需求。
陳超曾監測了某博彩平台後流水,發現一周就達到了7個億。
這麼大的資金流水,支付機構能分多少羹?“對黑灰產,支付機構一般每筆收千分之六的手續費。”某支付機構員工伍劍透露,“一些支付機構,甚至能收到百分之一以上。”
即便按照千分之六計算,一家支付機構,一周之內因為這家博彩平台帶來的手續費,也能達到42萬元。“給博彩業提供支付服務,是來錢最快的業務,這在支付行業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了。”蘇燁透露。
除了博彩,第二大黑灰產支付業務,就是超利貸。
2017年,現金貸和地下超利貸火了之後,給支付行業帶來了大量的利潤。
“一個中等的現金貸平台,每個月的資金流水都達到了十個億,而支付公司的提成是千分之三,甚至更高。”蘇燁稱。
哪些支付公司在現金貸這波浪潮中賺了大錢?“整個現金貸市場的支付通道業務,我們佔了很大的份額。”富友支付的員工李津津稱。
多位業內人士也表示:“富友支付在現金貸市場的份額確實很大。”
而除了正規支付公司,這個領域還湧入了一批小支付機構。它們在QQ群、微信群、貼吧等社交網絡上瘋狂攬客。
比如,在QQ上,存在大量的“支付接口”群。
為了防止被監控,它們會使用一些暗號對接。比如BC是博彩,XJD是現金貸,SC是時時彩,QB是棋牌……
“群里基本每天都被這樣的廣告刷屏。”伍劍表示。
在傳統的支付江湖中,給黑灰產提供便利,早就是心照不宣的行業規則,此間形成了一套龐雜的利益網絡。2. 萬億江湖這些黑灰產的資金流水有多大?
“博彩、色情、現金貸等等行業,都是萬億級別的,這片市場的油水實在太多了。”蘇燁稱。
“很多支付機構30%的利潤都來自於黑灰產。”蘇燁稱,其中,一些小支付機構的這部分利潤,甚至可以占到60%以上。行業將其稱為“黑色的現金奶牛”。監管其實早就注意到這一點,並規定支付行業不得給黑灰產服務。
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面對監管,支付機構也有自己的繞行方式。
在以前,只要隨便找一個商戶,偽造一下業務,就可以申請做收單業務。
比如,本來是一家博彩公司,前端買一個飯店的商戶,就可以偽裝成飯店出入金。
而“85號文”,基本將原來所有的漏洞都封堵上了。“85號文”要求,開戶不再是只需提供一些信息、證件,還需要進行基本篩查等步驟。
因此,開戶審核變得異常嚴格。
“甚至資金還會被穿透,每一筆的業務都可能被核查。
比如你說自己是一家奶茶店,那就看你的流水是否是每個用戶分別支付的,每單的單價是不是十幾元。”蘇燁稱。
“85號文”出台之後,支付行業一度陷入慌亂。“我們很多商戶被查出異常,直接被凍結。”蘇燁稱,業內已經有不少支付公司被查出問題,並要收到巨額罰單。
大部分支付公司的賭博、色情業務全部暫停,蘇燁也決定暫停,“怕再進行,我們也要被罰款,或者無法再續支付牌照”。
支付機構的最後一頭現金奶牛被斬殺。“備付金被叫停,現在黑灰產也接不了,支付行業的所有盈利點基本都沒有了。”蘇燁稱,他們公司已經開始裁人,將一些肯定不能再做的業務線砍掉。
一些小的支付公司已經難以為繼,“發工資都艱難”。
萬億的支付江湖,開始面臨洗牌,也開始面臨利益的重新分配
3. 貓鼠遊戲在支付行業,一直上演著一出出的貓鼠遊戲:監管封堵,行業鑽營,找各種漏洞和出口。
黑灰產的支付江湖,也開始了進化和重組,並試圖找到新的出路……完全肅清支付黑灰產業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開戶審核嚴格了,但並不是說完全找不到別的方式。”最近蘇燁正在尋找一些偽裝度更高的商戶,其標準是流水大,安全性高。
通常情況下,商戶的收購成本在幾千到一萬元之間。“特別優質的商戶,也能達到幾萬元。”陳超稱。
而這樣一家商戶,每天可以走幾十萬到幾百萬元的流水。
“我們會將一家賭博公司的流水,分散到幾十家或者幾百家這樣的商戶上面,分散風險。”蘇燁稱,這樣一來,即便凍結了一家商戶,其他商戶還能運轉。
因為監管變嚴,支付成本相應提高。富友支付的李津津表示:“我們還是可以接現金貸,但需要再支付一個接入費。”他表示,每個商戶需要1000元接入費。此外,要提供營業執照、法人身份證等證件。
今日下午,富友支付的相關人員卻表示,明日下午開始,暫停接入新的現金貸業務。
“一些支付機構的員工開始收取'好處費',幫黑產通過開戶審核。”伍劍坦言。
譬如,他們會從每筆千八的手續費中,收取千一的“好處費”。
有些支付機構覺得,一家家去找好商戶,並且花這麼高的成本收購,實在不是一個划算的生意。
於是,一些新的模式開始暗流湧動。以前的支付通道業務都是B2C,通過商戶再連接客戶。業內開始形成一種新的模式,直接C2C,讓客戶與客戶直接支付結算。這個邏輯類似數字貨幣領域的場外交易。當時監管叫停了數字貨幣的交易,於是就衍生出來了場外交易。
人與人自行買賣,這就在監管範疇之外了。
但是,這種C2C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效率慢。以前直接往平台充錢,很多系統可以自行運轉,而現在通過人與人的溝通和操作,速度將變得極慢。
“如果是一個賭博公司,充個100元都要確認幾分鐘,賭徒們就會過了衝動期,直接不玩了。”蘇燁稱,這種模式的用戶體驗很不好。
於是,一幫支付公司開始了一種新的嘗試。
“我買了幾百個銀行賬號,又買了幾百部手機,同時操控這些賬號,進行出入金。”一位聚合支付平台的小老闆稱,用戶充值後,他們會通過手機群控馬上確認,和平台確認的速度並無區別。
這樣一來,就成功繞過了所有的“商戶限制”。這樣的C2C充值中心和支付平台開始大量出現,其背後都是偽造成人的機器或者手機。
“它們每筆收取2.0%-4.6%的手續費。”陳超表示,每100元收2-4元的手續費,這遠高於行業標準。而一批創業團隊,甚至開始將其作為新的創業方向。“假設我的系統中有上萬個銀行賬號,一筆流水過來,這些賬號就進行多層交易,那麼,這個系統就會形成一個暗箱,監管無法追踪流水。”一位創業者稱。
一般銀行流水會穿透兩層,如果形成三層,甚至多層交易,監管就很難穿透。
這也是典型的C2C支付模式,但不是通過群控手機,而是通過技術和機器來達到隨時響應。上述創業者表示,自己正在做一個這種平台,“這樣的模式不在監管的範疇之內,未來,它可能取代傳統支付,成為新時代的支付體系,收割整個支付行業。”
一旦這樣的項目上線,監管對資金流動的監控,將更加困難。一本財經了解到,已不止一個團隊在開發這樣的項目。他們喊著“開創一個全新時代”的口號,野心勃勃地上場。支付的萬億江湖,已出現了全新的吞食者和分割者。
可怕的是,他們不是通過鑽空子繞監管,而是通過技術和創新,開發全新的模式,來“顛覆”行業的。
他們覺得,這是一次新的財富分割的機會,傳統的支付玩家會覆滅,新的玩家和技術將成為新貴。
支付行業新一輪的廝殺,即將開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