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萬台灣年輕人成為中國線上博弈產業的重要拼圖

发布日期:2019-07-22 22:10
客服、電銷、軟體工程師、網頁設計師⋯⋯看似正常的徵人啟事,卻夾帶著低門檻與高薪資,以模糊、低調、曖昧的面貌,掩飾著線上博弈跨國產業隱隱掀起的狂潮。在政府雷達尚未啟動前,上萬的台灣年輕人,會成為擴張博弈版圖賺快錢最有利的棋子;他們一路奔跑,卻沒發現自己在觸法邊緣的鋼索上狂奔。
踏著雨水快步前進,迪倫(化名)的腳步比以往輕鬆了許多,今天是她到職半年的紀念日,也是她升為組長的日子。
這是迪倫的第一份工作,公司座落在內湖科學園區,就在捷運站旁。大學資訊科系多念了幾年的她,在人力資源網站上的履歷沒得到太多公司青睞,唯一找她面試的,是幾間「線上文字客服」公司;網站上清一色寫著「不需任何相關經驗,起薪4萬元、年薪保障13個月、每季有獎金和補貼」。
對中段私校畢業的她來說,第一份工作能領到近60萬元的年薪,自然有很強的誘因,畢竟相較於行政院主計總處公佈的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每月)薪資中位數:47萬元。她的薪水已經勝過半數台灣勞工。
雖然薪資優渥,但面試過程中,迪倫心底卻跳出不少疑問。當初照著人力公司提供的資訊按圖索驥,她到了A公司面試;順利通過後,她轉往類似住家的公寓裡進行培訓,結訓後卻是被派到B公司上班。A、B兩家公司不僅名稱不同、地點不同,表面上也看不出任何關係。
「曲折離奇吧?」迪倫說。
試用期間,迪倫開始正式擔任文字客服,卻發現自己用的全是簡體中文,回答的都是博彩術語,「提現、交易、充值」。她這才發現公司原來在經營線上博弈,服務的全是中國賭客。為了達成績效,她在短時間內熟記中國慣用語彙,一邊在遠端調閱賭客們的交易憑證,一邊在時限內回應賭客關於「流水」(指有效投注額,例如玩家存100塊買莊贏了,再存200塊買莊,輸了,有效投注額就會以300計算。)的問題。
半年內,公司業績蒸蒸日上,她的客服同事從個位數一下擴大到30、40人,迪倫自己也被升為小組長,負責照管客服部門。據她估計,公司內24小時照三班輪的客服,每天至少要處理4千條以上的訊息,而賭客加值的「流水」,每日最少也有數十萬人民幣。
「一開始上線,公司(向我們)保證金流不在台灣,那現在做的事會不會違法?」隨著工作一帆風順,迪倫的話語裡卻漸漸摻出不安與無奈。她說公司運作像一團迷露,一切神秘:包括上班時得交出手機、任何時刻都不准向客戶透露自己是台灣人、社群軟體裡的「微信專員」、「支付寶專員」、「技術人員」,都是一群未曾謀面的「同事」;甚至薪資單上的公司名稱,沒幾個月就會換過一次,一會兒是XX數位有限公司,下一次又是XX科技公司。
「還有,我們的辦公室內沒有任何紙本,資料全都儲存雲端,嚴禁洩密,違者開除,」她描述道。
對複雜又精細的公司運作,主管們向來諱莫如深,讓迪倫一知半解,但像她這樣的年輕工作者,過去幾年正快速地被招聘進入線上博弈產業。在鳳凰花開的6月,徵才網站上的斗大文字正在向他們招手:
「知名娛樂集團徵才經歷與學歷不拘」 「高福利」、「高薪急招」、「對英語不作要求」 「年終獎金+績效獎金+值班津貼+每日車餐補貼」 「月薪40,000元至60,000元」 「工作內容:向客戶提供電話及文字服務,解答疑問、高效的處理投訴」
薪資待遇至少是一般的1.2倍,讓欠缺工作經驗、不論公立或私立大學畢業的年輕人趨之若鶩,紛紛投入博弈業的客服單位;而另一個快速轉進這個業界的,還有台灣最引以為傲的軟體工程產業。
我們帶著對線上博弈產業快速擴張的好奇,與台灣最大的人力銀行──104人力銀行進行訪談。104獵才招聘暨人才經營事業群資深副總晉麗明,這位在人力資源界打滾二十多年的沙場老將,訴說了他在過去一段時間所看到的巨變。
晉麗明說,104的業務四部專門負責軟體人才招聘,而過去3年,光是博弈單一產業對業務四部的營收佔比,就從早期的十分之一,一下躍升到四分之一。
104人力銀行獵才顧問處經理劉俊鴻負責的就是營業四部,談起線上博弈產業的客戶,他與晉麗明兩人感受同樣強烈深刻。晉麗明形容:「許多來拜訪(要我們協助)徵才的中國老闆都十分低調,資金不知道從哪裡來,名片上的名字根本不是真的,或根本不會拿出名片給你,更不會留下資料或紀錄。」
劉俊鴻接著說,「像我們談業務的過程中,曾有一位30多歲的年輕中國業主,拿著幾十萬元的現金擺在桌上,一次提出6間公司請我們幫忙徵才。談生意的過程中,中國業主絕不會砍價,強調能快速籌組上線作戰的團隊最重要。」
站在人力資源界的前端,他們目睹這個投機且無法律規範的產業正急速長大,行業的超高利潤,更已掀起島內人才轉移的風暴。
晉麗明表示,大概從2016年開始,博弈公司便開出薪資行情1.3到1.5倍的待遇,讓不少半導體、IC設計、遊戲公司的工程師轉任,「就連幫忙徵才的104內部工程師也被挖角。」工程師們負起該產業最重要的產品開發、網站維護、資安設定。劉俊鴻估計,目前博弈業的軟體工程師就有1萬多名,若再加上文字客服,整體從業人數至少2到3萬人。
對於目前台灣到底有多少人投入線上博弈產業,這兩年才成立的「國際博弈用品暨服務協會」首任理事長、律師楊明勳接受訪問時,甚至信心滿滿地說,3萬人只是保守估計,業者評估人數早已突破10萬(包括實體和線上的博弈從業人員)
看不見的博弈帝國在台成形
根據《報導者》記者調查和走訪,這些年快速膨脹的線上博弈公司主要被包裝成「文字客服」和「軟體研發」兩項服務;它們多半叢聚在台北內湖科學園區內,那裡因此被業內的人戲稱為「博弈一條街」。
對於博弈公司的實際樣貌,劉俊鴻受訪時避談客戶資訊,但他強調,不論在商辦或住宅區裡的博弈公司,外觀上皆難以辨識,內部裝滿OA辦公家具與隔板,沒有紙本文件,一切資料只在線上流通。
除了內科,這個產業也早已多點開花,從新北市板橋、新店,到台中市西屯、嘉義市和高雄市,甚至連101大樓裡也有它們的踪跡。我們接觸的數家博弈公司員工和主管,多半不掛名牌、也沒有名片,出入低調,與人相約總是挑選數百公尺外的咖啡店。但和他們在店裡待上一下午,隔壁桌談話內容不乏博弈相關的切切私語。
大量的台灣人才撐起了一個面向中國賭客的「博弈帝國」。究竟在這個日進斗金、每天湧入數百萬人民幣「流水」的帝國里,台灣人才扮演什麼角色?又為什麼台灣會成為博弈帝國的樞紐?
逐漸崛起的中國市場是最大關鍵。
由於中國政府明令禁賭,法律歸屬於嚴格的「屬人主義」。但在經濟實力與網速飛快成長下,中國賭客們的慾望不減,過往到拉斯維加斯、澳門、新加坡等實體賭場的下注,開始轉向方便的網路投注。線上博弈產業的發展,成了各方金主們覬覦的大餅。
千禧年間,菲律賓以特區方式允許博弈發展、發放合法牌照,狹帶雄厚資金的投資者們全力前進,將賭場裡的推廣、行銷、機台甚至營運等風險性最高的業務全數移植至此。徹底突破地區限制後,他們更砸下數百萬美金取得博弈牌照,租地買房,從各地引進勞工,落地菲國執行業務。
方便的線上機制,則讓中國賭客們只要連上遙遠一端的IP網址、註冊帳戶並透過第三方支付匯款後,就能在撲克、輪盤、吃角子老虎、賽車、球賽間下注;他們甚至可以透過視訊與穿著清涼的兔女郎荷官對賭。年輕的女荷官過往多半是菲律賓女孩,近幾年則多了台灣和日本面孔。
手握億萬「流水」的低調中國老闆們
在這群廣大的投資者中,中國老闆是主力。
談起這些低調且口袋深不見底的幕後金主,受訪者們表示,金主多半是中國人,或「國籍不同」的中國人,祖籍或背景則以福建省最多。
「我認識的老闆裡,半數以上出身福建省安溪,他們多半十多歲就外出打工,賺了錢後攀上博弈這個高台,便『攜家帶眷』一起打拼;公司裡的叔叔、阿姨、表哥、表妹分別在不同位置任職,方便集中管理,彼此也因血緣而互信。另一批老闆則是是百度、阿里巴巴及騰訊等出身的資訊人員,因投資實體賭場而致富,」一位在業界浸潤許久的高管解釋。
無論土財主或是科技人,這些中國老闆們在短期內迅速復制出數以百計的線上博弈網站,大量吸取數十億的人民幣作為「流水」,累積雄厚本錢。不少老闆經常賄賂菲律賓官員、同時經營情色產業或涉足房產炒作,非法資金跨國流竄。
為了打擊不法,2017年中國公安開始與菲律賓政府合作,甚至直接派公安進駐馬尼拉。中國官媒《新華網》報導,2017年到2018年年中,中國公安已破獲超過7,000起跨境博彩案件、查扣涉賭資金110億人民幣。中國公安部則指稱,跨境網路博彩是「危害經濟金融安全,損害國家形象和社會穩定的犯罪」。
去年(2018),北京《新京報》更揭露上千名中國年輕人被中國當地的仲介以高薪誘至馬尼拉,在沒有證照的賭場裡如奴隸般工作,他們的護照被雇主沒收、簽下不合理的工作合約(吃飯超過30分鐘、未達到工作目標等會被處罰1萬元人民幣以上)中國駐馬尼拉代表處甚至向其國民提出前往菲國工作的注意警告。
在中國政策的緊縮下,台灣也受到牽動。
原本在菲律賓任用的中國勞工因為犯法風險高,薪資漲幅也大,跨國籍的中國裔老闆於是開始換血,便宜的台灣勞工取代了中國勞工。
此外,台灣人「溫軟」的口條和服務,加上不高的薪資也受到中國老闆們的歡迎。從文字客服開始做起、投身博弈業9年的TOM(化名)指出,大部分台灣人中、英文都通,薪資需求卻不高,不像中國或菲律賓當地年輕人,不僅忠誠度低,語文專業也經常不達標。「4萬多元的薪資就可以聘請一個夠格的台灣客服,對老闆來說非常划算,」TOM說。
一位台大畢業,從媒體業工程師轉入這一行的受訪者昶新(化名)也解釋,「鎖定台灣工程師,同樣是因為薪資普遍偏低、工程師可以隨時on call、技術條件又不錯,CP值高,且早期台灣在博弈產業的研發技術就已領先全球。」
不只自己投身,昶新還介紹多位同事一同進入這個產業。他說,近年不少稍具資歷的台灣工程師都選擇至此,架設網站、開發博彩遊戲,維持百萬人同時在線的穩定;工作內容差異不大,卻可換來翻倍的薪水,但唯一的差別,在於他們從來不主動向別人提起自己投身博弈業。
對於人才的需求孔急,讓台灣媒體嗅到氣氛的轉變。2015年以後,財經媒體曾以到菲律賓圓夢的角度,揭開那些為經濟前景而南漂的年輕人樣貌。
同時,線上博弈產業也受惠於台灣人才的挹注,讓業內的高階主管紛紛通稱台灣是「亞洲博弈產業的心臟」,只要抽掉台灣的角色,博弈產業就垮了。關鍵機台與營運中心設在菲國,後勤的客服、工程師、設計師落地台灣,由台灣代工。一個為了降低營運成本和風險的「跨國跨境合作」的博弈版圖就此應運而生。
中國─菲律賓─台灣的成功模式,近年也開始復製到柬埔寨、緬甸等國家。任職於亞洲前四大博弈集團的高階主管小葉(化名),就透露他曾親赴緬甸與當地軍閥談判,希望利用這條跨國博弈產業鏈,吸引更多當地的賭客上門。
「詐騙式招聘」,輸出新據點是柬埔寨
除了小葉的公司之外,以物產、遊艇起家的柬埔寨的太子地產集團,也同樣將腦筋動到線上博弈產業上,援引這套跨國模式,在前兩大城市金邊和西哈努克港建立新的博弈據點,引進中國勞工搶占市場,也大量招納台灣人。
一時之間,繁華的金邊街上,掛滿了簡體中文的招牌。「鴨腦殼、蘭州拉麵、水煮魚」,川菜或潮汕菜,中式餐廳成了街道上最顯目的點綴,此起彼落的中國方言更是瀰漫在7月炎熱的毛澤東大道上。
「牛奶花生或可樂果,這類台灣零食出現在街角超商;最能排解鄉愁的鹽酥雞與手搖飲,這裡也沒有少,」負責替集團招募台灣博弈員工的陳育(化名)說,中國因素和台灣特色,隨著當地線上博弈產業的擴張,變得更加明顯。他也指出,聽話的台灣人,補足了當地對於軟體資訊、人資還有財務等職務的需求。畢竟博弈公司招募的最低階員工月薪就有1,600美元(約新台幣4萬8千元),擔任人資主管的他,月薪則是2,500美元,薪資是極大誘因。
為了吸引台灣人至此,陳育對於自己被要求使用的招募手法相當不以為然。
他說:「短短3個月,我面試了100多人,也算是『騙』了100多人。」所謂的「騙」,他解釋,是用空泛的詞語面試求職者並擘畫願景。他透過Skype跨海面試,向我們演練了一遍他慣用的說詞:「您的優異表現將讓專案順利執行,除了會議紀錄之類的高重複性行政工作,也會高度參與專案規劃到執行的完整歷程;你的工作表現將直接影響專案的成本與效益。」但負責招募的他也不清楚,員工至此的確切工作為何。
高利潤背後揮之不去的觸法風險
模糊、低調、混亂或是曖昧,在優異福利以外,這些形容全都是員工們在博弈產業線上的共同感受。
究竟這個產業是否合法?進入者的風險又是什麼?
晉麗明就坦言,「這個行業處於灰色地帶,且變動性很高,因為這些中國老闆有錢去投資,在經營管理上卻不嫻熟,導致沒有一套常規化的管理辦法,不僅組織鬆散,股權和員工的組成也很複雜,是一個投機性質極高的超高利潤行業。」
事實上,在經濟部公司登記裡,也沒有「線上博弈產業」的營業項目代碼(依據《公司法》第18條及《有限合夥法》第13條所訂之「公司行號及有限合夥營業項目代碼表」)。他們以科技、軟體、客服等相關代碼向政府登記註冊,但實際上做的卻是博弈相關服務。
政府沒有合法認可這個業務,那網路空間裡聚眾的線上博弈,是否觸法?
《刑法》268條明定:意圖營利,供給博彩場所或聚眾博彩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3千元以下罰金。
曾任高雄地院法官的律師陳業鑫指出,台灣的線上博弈分為硬體與軟體兩大部分,「硬體包含實體的機台供應等,像供應拉斯維加斯賭具,不能說是博彩罪。但軟體如客服,就是違法的。」他進一步解釋,「例如客服在回答問題的過程中,無異是參與了博彩的犯罪行為,沒有客服,博彩程序不易完成,即使面對中國玩家,在台灣境內的行為也會被追究,這都會成為觸犯博彩罪的共犯。」(根據《刑法》第28條: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而《刑法》第4條:犯罪之行為或結果,有一在中華民國領域內者,為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
他強調,《洗錢防制法》第2條中也規範,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就稱為洗錢行為,博彩也屬於上述的「特定犯罪」的一項。
拒絕低薪的台灣年輕人,被博弈產業吸納,成為客服、設計或技術人員。儘管抱著各種懷疑,卻抵不過主管的說服:「後台鎖掉台灣IP」、「金流不在台灣」、「在菲律賓有正式牌照」。對於工作漸漸習以為常後,更加不清楚自己觸法的風險。
從隱晦的誘餌式、甚至詐騙式的招聘開始,不一而足,每幾個月發放的豐厚獎金和升遷,更讓他們一腳跨入龐大的博弈帝國內,成為體制運轉的必要零件。
有的人自我開解,說服自己沒有任何違法;有的人希望賺兩三年的快錢就快快上岸;但也有人帶著憂慮,擔心尚未透明合法的產業,會讓他們背上污名,麻煩上身。
低調、緘默、戰戰兢兢
我們和迪倫陸續訪談了4次,她才娓娓道出心底的隱憂。她說,她的公司配有一套「斷電格式化系統」與所有電腦連結,只要有警察上門,員工被告知要按下這個鈕,就能瞬間讓所有電腦斷電,存在硬碟裡的資料也會全數格式化,不留下任何痕跡。
「但我們只是一間小小的客服公司,為什麼需要這樣做呢?」她說。
而對工程師昶新來說,低調就是他的保命符。身為「博弈網站」的開發者,他知道上門的是中國賭客,即便封鎖台灣IP(避免台灣賭客上線)、避免牽扯任何金流、不碰營運的前提下,他還是擔憂。所以他只與業內人士交流,對同事或好友都避免提及工作內容,以免不必要的麻煩和眼光。
低調作為保護色,受訪者們普遍有一種滑坡式的自我合理化的噤默,他們不感覺在遠方操作幾個按鈕、鍵下文字,鼓勵遙遠的陌生人匯進大筆賭金,究竟有什麼問題。
但30歲的張萍(化名)卻是少數直白說出心境的轉換。她聰慧、機靈、穿著打扮時尚,因為熟識朋友的介紹才對我們放下戒心。
她說,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踏入的是線上博弈,第一次賺到兩百萬年薪、第一次買車、第一次買房,這份工作讓她萌生了對未來的想像,但她也坦承,「在博弈世界裡,所有人都是產業的一份子。當我領取高額薪水的同時,換來的可能是某個中國家庭的毀滅,所以我認為我賺的就是骯、臟、錢,這大概也是博弈從業人員為什麼總是『戰戰兢兢』的原因。」她對我們訪談的回答並不遮掩,但她也要求匿名、不被拍照。
台灣檢警抓賭,南漂菲國也可能被「送中」
對個人來說,前仆後繼要進入博弈產業的工作者,還是會有誤觸法網的風險。從去年至今,已有至少6起線上博弈的相關判決相繼出爐。被判刑的不只是負責人,還包括客服人員、網頁設計、接觸金流和機台的員工。
今年4月,在台設立3家以客服、科技、國際為名的公司,大量應徵客服、人事、會計、資訊人員以經營線上博彩網站的唐姓負責人,被士林地院判決涉犯《刑法》第268條意圖營利聚眾博彩罪。當時警方在現場逮捕了86位客服,查扣了305台電腦,發現賭客全是來自中國,主機則設在台灣,運作不到一年,就累積了7億元賭資。
同樣手法並非個案。今年4月,美富博彩網站僱用大量客服人員、金流統計人員和機房管理員,透過QQ等通訊軟體推廣行銷,邀約中國賭客至網站下注博彩。這些員工也被視為「共同正犯」遭判《刑法》第266條和268條(第266條第1項,在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博彩財物罪,以及第268條之「圖利供給博彩場所罪」及「圖利聚眾博彩罪」。因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的博彩罪。
對於判決,前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專職金融及電腦犯罪偵查,目前轉職律師的林冠佑解釋,線上博弈被起訴者是否入罪,主要是依據「涉入核心業務的多寡」斷定,業務分量愈重、參與金流等關鍵營運愈多,愈可能被認定為幫助犯。「不然你就是去到合法的菲律賓工作,不要回來台灣,」林冠佑提醒。
但就算在菲律賓,若不慎投入的是未持牌照、非法的博弈公司,南漂的博弈移工也得面臨當地政府的抓捕,甚至被遣送至中國的危險。菲律賓勞工部、司法部去年共同成立工作小組,清查並掃蕩在菲國賭場以及博弈產業工作的外國人,其中包含許多台灣人和中國人;今年2月,在馬尼拉馬卡蒂市(Makati City)就逮捕了276名非法打工的外籍員工,其中有58名是台灣人,他們和同時被捕的中國人被暫時留置在移民局總部。
產業與洗錢危機,國家「基本上視而不見」
高薪誘惑和政府未直面以對,使得線上博弈產業在檯面下不斷壯大,而不透明的結果,反而被迫地下化與色情、暴力網狀連結。
張萍說,她的中國老闆們不只經濟實力驚人,更視法律為無物。她看過不少老闆在中國因博彩罪被公安逮捕,在菲律賓違法開業,當地政府甚至開出上億的高額保釋金交換當事人的自由;行賄是業界常態,情色產業伴隨而生。至於大量的金錢則透過買房、買酒店、買藝術品和珠寶,洗進洗出。
利用敏感的兩岸關係作為壁壘,線上博弈產業從未停止向台灣人招手;檯面下飛快膨脹的就業人數和產業規模,業界估計至少2到3萬人,但面對這個無限延展的產業,在《報導者》多次約訪下,經濟部、交通部等相關部會皆告知不是該部會的業務。政府選擇視而不見,不直面以對,沒有任何討論,更遑論有任何因應的共識。
林冠佑強調,現在線上博弈產業就像是一個「夜市」,是一個龐大的地下經濟體,不用開發票、沒有稅收,無法促進產業發展。而曾任法官的陳業鑫則擔心,近幾年台灣背負了洗錢的國際污名,好不容易有機會洗刷,若檯面下洶湧的博弈行為成了某些人的洗錢天堂,更將重創台灣的金融體系。
就人才面解讀,晉麗明指出,「假設台灣一年培養1,000個工程師,500個去做博弈,那誰去做半導體?誰去做IC設計?人才有限啊。像電競就專門培養電競人才,賺外匯、專門開課程,這叫因勢利導,可是博弈業不是這樣。」
林冠佑辦過幾次線上博彩的案子,他說,每回研究博弈網站的介面就發現很舒服、很順暢,就像飛機跳下來就可以直接戰鬥。剛離開公部門出來執業的他說:「現在公家機關的系統,橫向聯繫轉文件要轉個兩三次,造成一堆麻煩⋯⋯如果把這些博弈工程師的經歷和技術拿去改善公文系統,行政效率會增加幾倍?會用飛的。」
「產業發展至今,國家政策如何去討論?博弈產業是發展的重點產業嗎?現在的態度,就是像化石般的謹慎,有抓到才管,基本上是視而不見,大約100年才前進1公分, 」林冠佑說。
化石般的政策趕不上線上博弈隱隱掀起的狂潮,在政府雷達尚未啟動前,許多像迪倫這樣的年輕人,會成為擴張博弈版圖賺快錢最有利的棋子;他們一路奔跑,卻沒發現自己在觸法邊緣的鋼索上狂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