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求掃碼”的背後,黑色產業蠢蠢欲動

发布日期:2019-07-23 19:49
“註冊新號,需要老號輔助掃碼!”“只要兩秒,掃一掃不要緊!”
走在大街上,遇到陌生人上來“求掃碼”時,有人直接走開,有人出於善心答應,有人貪圖小禮物而掃碼。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這樣的掃碼動作可能無意間幫助新開了微信號,而這些微信號甚至成為一些黑色產業鏈的源頭。
近日,網絡上許多人表示,自己經常在逛街時掃碼關注二維碼被利用“輔助惡意註冊微信號”。
通過調查及暗訪發現,事情遠比投訴所稱複雜——其背後暗藏一條輔助註冊微信號、輔助解封微信號、出租及購買正常用戶微信號的產業鏈。而這些微信號將投入到下游黑產鏈條中,實施色情詐騙、非法博彩及涉黑涉暴等違法行為,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
陌生人“求掃碼”還送禮物
7月12日下午,市民吳先生和女友逛街時,一陌生女子迎面上前請求道:“幫忙掃下碼,送你一把扇子。”原以為只是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吳先生停下腳步,掏出手機打開微信“掃一掃”。女子從她的微信里打開一個兼職群,從眾多二維碼中挑出一張放大,讓吳先生掃完碼後,女子在吳先生手機屏幕上先後快速點擊“確認”“關閉”兩個鍵,全程不到10秒。還沒等吳先生反應過來,女子遞給他一把扇子後轉身離開。
“我的手機屏幕上好像出現了‘安全校驗’‘輔助成功’的字樣。”當晚,吳先生意識到不對勁,上網查詢得知,他在白天的掃碼其實是被人利用“輔助惡意註冊微信號”,甚至可能是“輔助解封”被封停的賬號,吳先生對此很氣憤。
13日下午,在長沙黃興路步行街去往悅方IDMALL的一通道處,短短50米就有18名男女在此“求掃碼”。他們手上拿着精美的扇子、發卡和氣球等禮品。其中,胸牌上貼有四五個二維碼、年長些的負責“吸粉”,拿手機出示二維碼的是拉人輔助註冊驗證。
有市民反感掃碼徑直走開,有人認為是舉手之勞而答應,也有人貪圖小禮物主動掃碼。一名40多歲的女子拿出胸牌求“加粉”,路人掃完一個碼,她又讓繼續掃,反覆掃碼四次。其中關注一個公眾號後,她還讓人刪除了關註記錄,說是“老闆規定的”。之後,路人獲贈三把扇子和一個發卡,而該女子又繼續尋找下一名路人。
還沒走出10米,另一名兼職員湊上前多次請求,“幫我做下任務咯”“只要2秒”。路人打開微信“掃一掃”,她從名為“小陳輔助1群”中挑出一個二維碼。正如吳先生所說,兼職員手速很快,根本沒給機主留下反應的時間。
接觸多名掃碼兼職員發現,他們有統一的話術:“微商吸粉”“微商註冊新號需要輔助驗證”,當路人問及是否安全時,會統一口徑“不會有任何影響”。一名兼職員說,“周末一天掃一百多個。”在某電商平台上查詢,前述禮物低至2毛錢一件。
卧底兼職平台,一單4元起
筆者以兼職為由卧底進入上述微信群時,群內有100多人,且人數在不斷增加。除群主外,餘下人分為“丟碼”和“接碼”,他們統一被群主稱為“碼商”,而所謂“碼”,就是通過輔助註冊的賬號生成的二維碼。
每個二維碼只能掃一次,上面有標號,兼職員拉人掃碼後,在群里發送相應編號並加玫瑰花表情,表明此碼已被掃掉,方便群主統計成單數。兼職工資以日結方式,以紅包的形式發放,一天內30單以上,每單5.8元,以下的每單5.5元。
筆者以初次兼職為由向群內成員請教,群主小陳傳授技巧稱,“去淘寶買些便宜的地推禮品,只要你掃得夠快,可以單獨丟碼,一天輕鬆掙1000多元。如果表現好,還可以單獨讓你管群,做代理提成更多。”小陳說,這樣的掃碼兼職群,他最多時加入了10多個。筆者調查發現,除了兼職群外,還有專門的平台提供掃碼任務。
筆者添加名為“小偉”的微信號,對方發來一個“微信掃碼兼職”二維碼,稱掃一個碼賺4到8元,一天能掃100到300個,平台上接單提現。筆者輸入賬號密碼登錄進去,頁面十分簡單,分個人中心、任務中心和任務管理三塊。其中,任務中心頁面不斷提供二維碼,掃完一個碼,該平台支付4元酬金。
所謂“輔助註冊驗證”,源於微信去年初上線的“註冊輔助驗證”策略,即當檢測到用戶在進行異常註冊時,例如批量註冊、外掛註冊時,會要求用戶通過符合條件的微信用戶(不要求是好友)輔助完成此次註冊。具體條件為:“賬號註冊時間超過半年、賬號已經開通微信支付、最近一個月沒有幫其他人進行過註冊輔助驗證、最近一個月沒有被封號”。
兼職平台黑產鏈明碼標價
微信號之所以被封停,主要包括但不限於“發布、傳播分裂國家、販賣毒品槍支、涉黑涉暴、色情、非法博彩、詐騙等違反法律法規的內容”。筆者調查發現,輔助解封分為兩種:非好友解封和預加好友解封,一單酬金25元至108元不等。
一條兼職信息顯示,只要滿足“微信正常使用半年以上、記得綁定銀行卡卡號、一年內沒有輔助解封三次,半年低於兩次”的條件,“不需要好友,一分鐘進賬108元”。筆者添加該微信號報名,對方首先問道“記得綁定的銀行卡卡號吧”,隨後向筆者索要了微信綁定的手機號。
之後,對方要求筆者將收到的四位數驗證碼發送至“106903XXXXXXXXX”,再根據他發來的流程截圖操作。考慮到發送驗證碼存在風險,筆者並沒有繼續操作。另外一名“阿勇”稱,他只接“預加好友輔助解封”單,即先加可能被封停的微信號,成為好友後互發5條信息,待該號被封后再通知兼職輔助解封,因需要等待,他給出一單80元的酬金。
14日晚上8點,阿勇稱有大量訂單,示意筆者進入一個“花爺保號35群”,添加群內以序號1到17表示的17個微信賬號為好友,互發5條信息後等通知。15日下午2點多,陸續有人發出“安全輔助驗證成功”的截圖。
筆者卧底各大兼職平台注意到,除了微信輔助惡意註冊、輔助解封外,租號及賣號也明碼標價。微信租號按天算,70元至100元不等,租期兩至三天,按小時50元起,宣稱“租號無需賬號密碼直接掃碼登入,與本人手機同時在線,安全無風險,不會存在違規行為”。微信號售價分活躍號、垃圾號,註冊時長半年至三年不等,價格也從100元至300元不等。
提醒注意自身信息保護,避免被團伙利用
此前,微信啟動多項安全策略,對平台各類違規賬號進行相應處置,包括臨時封禁、永久封禁等處罰。基於此,黑產行業衍生出了新的產業——為下游違法犯罪提供微信賬號的惡意註冊團伙。騰訊公司發布的《互聯網賬號惡意註冊黑色產業治理報告》指出,惡意註冊是大量網絡犯罪活動的源頭黑產。
去年年初,微信上線了註冊輔助驗證策略。當檢測到用戶在進行異常註冊,例如批量註冊、外掛註冊時,會要求用戶通過好友輔助來完成此次註冊。微信安全中心的賬號安全專家發現,隨着互聯網公司打擊惡意註冊的技術和策略逐漸完善,賬號的註冊門檻提高,目前一些黑產團伙研發出所謂“任務平台”,將其包裝為兼職、任務分派等多種有償形式,利誘普通用戶參與,並衍生出輔助註冊微信號、輔助解封微信號、出租和購買正常用戶微信號的產業鏈。而這些微信號將被投入到下游黑產鏈條中,實施色情詐騙、刷量、薅羊毛等違法行為,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
微信安全中心呼籲,希望從用戶、立法等層面形成明確機制,更加有力針對打擊惡意註冊這種違法行為,有效遏制圍繞惡意註冊的黑灰產發展勢頭,並最終徹底地解決這個互聯網頑疾及諸多惡意產生源頭。
微信安全中心提醒普通用戶,不要從事批量惡意註冊微信賬號相關行業,否則將有可能面臨法律制裁的風險;不要購買、使用批量註冊的微信賬號,微信安全團隊將持續打擊此類賬號;注意自身信息的保護,避免被惡意註冊團伙所利用,不要使用非官方的客戶端程序,避免被木馬病毒等竊取信息。
“由於我國目前的法律體系之中,尚缺乏直接針對惡意註冊的法律規定,這使得部分黑產人員得以逃避刑事責任。打擊惡意註冊賬號這一頑疾,不僅需要公安機關、互聯網企業積極開展打擊行動,還需聯動各方健全事前防制的各項制度。在治理方面,應強化公民信息的多維保護,培養信息保護意識,依靠多方聯動和多方共治,各界形成合力聯手遏制黑產。”微信安全中心發文呼籲。
分享到: